首页 | 新闻 | 短信 | 邮件 | 商城 | 搜索 | 社区 | 在线 | 企业
搜狐首页 >> 女人首页 >> office lady >> office传真
“大眼睛”,你为什么不快乐?
2002-10-08 10:27  作者: 纪旭 雍和/摄  转自: 金羊网
19岁的苏明娟,目光中透射出了太多的内容和滋味。
  希望工程宣传画里那双充满渴求的大眼睛,曾经牵动了亿万中国人的心。如今,“大眼睛”苏明娟被安徽大学录取了,她立即成了各家媒体争相采访的新闻人物。

  苏明娟无疑是幸运的,我们无意像别的媒体那样去单纯地就苏明娟上大学的事情进行本色炒作,我们希望将更多的目光投注到那些由于经济原因无力上学的孩子的身上,他们也和苏明娟一样,渴望接受教育。

  解决中国失学儿童的问题,不能仅仅靠着苏明娟式的“明星效应”,更为重要的是建立一套系统的、长期的、行之有效的体系,例如,让更多实现希望的希望工程。

  我们编发这组稿件的目的就在于,希望更多的人关注希望工程本身,而不是某一个特例。毕竟,只有千千万万个苏明娟都有书可读,都能考上大学,才是希望工程的胜利。


  19岁的苏明娟走进安徽大学的时候,没有太多师生清楚这个普通的山乡女孩,就是家喻户晓的“希望工程”形象代言人“大眼睛”。

  这一天是2002年9月13日,苏明娟在报到簿上写下自己将要完成的专业———职业技术学院金融专业。

  一双大眼睛,改变了一群孩子的命运,更重写了苏明娟的人生。9月及其前后,伴随这个仅仅19岁的女孩进入大学的,是重重使命、责任、希望以及全国人民善良而又热切的关注。这,让我们不得不发自内心地感喟。

  自9月初苏明娟考上安徽大学的消息传出后,先后有20多家媒体记者走马灯般地来到苏明娟的家乡安徽省金寨县。这个走出了59名将军的中国第二将军县,至今还是国家级的贫困县,很多贫困孩子在勉强完成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就再也没有钱继续上学了。而苏明娟的存在,使更多的人关注贫困孩子,关注教育事业,如金寨一样的许多贫困地区,也因苏明娟而得到了很多意外的惊喜。

  13年前,团中央、中国青基会在革命老区金寨县兴建了“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救助贫困失学儿童的希望工程随之诞生了。

  12年前,一双天真明亮、渴求知识的“大眼睛”小女孩苏明娟在媒体的关注下成为举世瞩目的“希望工程形象”代言人。

  “山里的孩子聪明。”金寨人喜欢这样对外人说。苏明娟是他们可以引以为豪的例子,而更多的例子是,金寨培养了全国第一个由希望工程救助而升入高校的大学生、研究生张宗友,以及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全国希望之星”邓磊、闵万里和占中文等。

  金寨人那句话的真实含义是,山里许多聪明的孩子因贫困而无法完成学业,如果给他们更多的帮助,他们同样可以成为栋梁之材。

  苏明娟在希望工程的培养下走出了大山,她是幸运的。而在苏明娟的背后,还有更多的贫困孩子期望着用知识来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家乡的面貌,但是贫困就像一张无形的网,牢牢地缚住了他们的手和脚———在金寨,在安徽,在全国,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很多。

  于是,在苏明娟欣慰地走进大学校园时,沿着苏明娟的脚步逆行,回到金寨那片贫困的土地,关注那些因贫困而无法继续上学的孩子,是媒体的责任,也是媒体的良心。

  一张照片改变命运

  在张湾村的那个青砖房的家里,一台崭新的方正电脑摆在苏明娟的床前,与这个普通农家的摆设极不协调。电脑是苏明娟为希望工程建设国内第一批网校做宣传时,解海龙送给她的。

  由“我要上学”到“我要上网”,苏明娟的生活在这十几年发生了太多的变化。而1994年当她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大眼睛照片登在报纸上时,她并没有想到,这是一张改变她命运的照片。

  据当了苏明娟五年班主任、现在金寨县桃岭希望中学任教的张丽老师回忆,1994年,学校收到河北廊坊某武警学校学员李万寄来的一份《解放军报》,报纸上有一张大眼睛照片,照片的说明是:1991年4月,安徽省金寨县双河乡张湾小学,不管生活多么艰苦,苏玉仙同学仍在刻苦学习。李万在附信中说,他想捐助这个大眼睛女孩上学。而学校里并没有叫“苏玉仙”的女孩,但照片上那双大眼睛老师们还能认出,这个女孩就是苏明娟。老师们后来才知道,当年解海龙把苏明娟的名字写在手上,回到旅馆时字迹已经模糊得认不出来,解海龙凭记忆认为是“苏玉仙”。

  后来,李万为苏明娟寄来了400元钱。这是苏明娟接受的第一笔捐助。这样的捐助李万一直坚持了五年,直到苏明娟初中毕业。上高中后,苏明娟与李万失去了联系。

  再后来,苏明娟成为希望工程的形象,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人”,信件、采访、活动……苏明娟的生活开始发生变化,她频繁地往来于那些农村孩子做梦都想去的大城市与自己生活的贫困山区之间,她开始得到羡慕的目光。

  9月12日下午,一条破旧的机动铁皮船划破梅山水库平静的水面。

  苏明娟坐在船上,水库那端那个她生活了十几年的老房子渐行渐远。父母在一个月前搬到县城居住了,但那个老房子还在,那条曾经每天上学都要走上四个小时的山路还在,路边的野花还在,田间的田埂还在,童年和少年的一切,都留在了那个叫张湾村的地方。

  苏明娟知道,奶奶一定还站在房前向她挥手告别,因为第二天她就要离开金寨,到安徽大学报到了。这一次离家,是她新生活的开始。

  记者并没有打算采访苏明娟,但当记者来到张湾村她的家中探访时,正巧遇到她回家向亲友告别,于是同船回县城。

  不想打扰你

  从张湾村到金寨县城的小船上,苏明娟问我:“不采访你来干什么?”

  我无言以对。我想说,我不想打扰你,但我没说,怕她不信。

  从广州到合肥,火车走了将近24个小时;从合肥到金寨县城,汽车跑了2个多小时;从金寨县城到桃岭乡张湾村苏明娟的家,又是2个多小时的车程再加上数公里的羊肠小道。一路走来,无论多么艰难我都要采访到苏明娟,因为苏明娟是新闻人物,我是新闻记者。

  但我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我看到那个原本应该快乐的女孩并不快乐。

  苏明娟是谁?问这样的问题无疑是个笨蛋,但在金寨我却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第一眼见到苏明娟,我没有把她与这个贫困县城里的其他女孩区别开,蓝色的T恤,浅色的休闲裤,白色的运动鞋,举手投足里透着山村女孩特有的淳朴。但我还是看到了不同,那是她眼里的忧郁,深深的,慑人心魄。我想到了悲剧。

  我终于明白了苏明娟到底是谁这样的问题。她是贫困山区里一个普通的孩子,与大多数山里孩子一样,她不善于与人打交道,她喜欢读书,她的作文比她的数学好,她喜欢听黄磊和周杰伦的歌,她有时会跟爸爸妈妈生气,有时又在他们面前撒娇,她总是说:让我平静地生活。

  但这一切离她越来越远。当然,她还是希望工程的形象代表,是公众关注的人物,是新闻追踪的人物,是报告会上的主角,是运动会上的火炬手,是捐助仪式上得到掌声最多的希望之星……于是,她累了,她才19岁,但她无法停下来歇息,太多的人希望她跑下去。

  我知道一个名人想要过平静的生活有多么难,我也知道我一个人的远离无济于事,但我还是远离了她,即使有那么多的采访机会,我也没有做一个记者应该做的事情。我是想表明我的态度,我想让这个女孩明白,有人理解她。

  但我还是看到她周围挤满了人,听到了她急促的喘息声,似乎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稀薄。但我帮不了她,就像看到了一个人在急流里呼救,而我的手中只有稻草。

  有人说,是媒体成就了苏明娟;也有人说,媒体也将扼杀这个孩子。

  我同意!

  船上的一个多小时,苏明娟始终把头埋在腿间,不言不语,机动船轰鸣的马达声和同船记者们的高谈阔论没有打破她的沉默———是的,她疲倦不堪。

  于是,记者在想,解海龙十几年前拍下的那张著名的大眼睛照片,对于这个的农家女孩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被搅乱的生活

  在金寨采访的几天中,几乎每次见到苏明娟,她都是满脸的忧郁。某报一位摄影记者为此很苦恼,因为他想要一张苏明娟快快乐乐上大学的照片,想尽办法也拍不成。“苏明娟在躲我们,”记者们说,“即使见到了,她也很冷漠。”

  9月12日,浙江卫视记者王凯采访了苏明娟,在自己家房后山坡的草地上,苏明娟露出了少见的笑容。“一回到县城,就又恢复了冷漠。”王凯说。

  “她从小就性格内向,只爱看书,不爱说话,不善于与人打交道。”张丽老师回忆说。从小学四年级到初中毕业,张丽一直是苏明娟的班主任,她像了解自己的孩子一样了解苏明娟。“苏明娟成了名人之后,参加的社会活动多了,对记者的采访,开始她还觉得很新鲜,时间久了,她开始有些厌烦。她虽然嘴上不说,但我能够看出来。”

  据说,苏明娟成名以来,已经接受了几百名记者的采访,参加各种社会活动更是不计其数。“对一个人来说,成为名人是一种激励,也有很多好处,”张丽老师这样理解成名给苏明娟带来的影响,“同时也是一种压力,因为不再平静,没有自己的空间,不能按自己的意愿安排生活。”

  苏明娟确实得到了许多成名带来的好处,被金寨县一中破格录取就是一例。金寨县一中是地区示范中学,苏明娟中考的分数与其相差近百分。县一中“特招”了苏明娟后,不但成立了专门的辅导小组为她补课,还把许多采访和社会活动挡在门外。“但有一些我们实在无法拒绝,”县一中政教处主任窦仁富说,苏明娟是媒体‘捧’红的,一些采访和社会活动都是省里和市里直接安排的,我们左右不了。”

  窦主任说,苏明娟很勤奋,也很上进,从今年5、6月份的“月考月分析”看,苏明娟的成绩不错,可以考上本科,但大批媒体记者蜂拥而来。“记者们也是好意,采访中总忘不了说一些鼓励的话,这无形中给苏明娟带来很大的压力,总是但心自己考不好。”

  苏明娟的高考成绩是443分,其中5分还是“省三好学生”的加分,而今年安徽省的本科录取分数线是482分。“一些月模拟考试成绩不如苏明娟的学生都考上了本科。”窦主任说。

  被安徽大学录取后,采访苏明娟的媒体记者再次纷至沓来。“苏明娟跟我说过,她想过那种普通大学生的生活,没有干扰,平平静静。”安徽卫视的汪小宇采访完苏明娟说,“这可能是她不愿意接受采访的主要原因。”汪小宇很理解苏明娟的这种愿望,于是,她答应苏明娟不迈进安徽大学一步,她拍下的最后一个镜头是苏明娟独自走进大学校门的背影。汪小宇想不到的是,安徽大学报名处早已有数十名记者在等候,苏明娟迈进去的一刹那,数不清的照相机、摄像机齐刷刷对准了她。“那一刻苏明娟一定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陷阱。”汪小宇心痛地说。

  忧郁与快乐

  “再这样下去,我很为她的心理健康担心,”了解到苏明娟的状况,张丽老师担心地说,“真想找个机会和她谈一谈,她从小就很听我的话。”

  张丽老师并不清楚,这个印象中“与其他孩子没什么两样的”女孩面对的情况,比她想象的要复杂得多。高考结束后,许多外地的民办高校来到金寨,想“录取”苏明娟,有的学校许诺免去苏明娟在校的所有费用,有的许诺一次付给苏明娟“奖学金”10万元,还有的许诺只要苏明娟到他们学校上学,以后每年在金寨县免费录取5名贫困学生。对于年人均收入只有1000元的苏家来说,这一切都是诱惑,特别是“每年免费录取5名贫困学生”这样的条件,最让苏明娟心动。但是,有人告诉苏明娟,这些学校之所以许诺这么好的条件,无非是看中了苏明娟的“名人”广告效应。

  对于这个19岁的农家女孩来说,这么早就要卷入人情世故,实在是一件残酷的事情。

  《新安晚报》记者华睿说,苏明娟人作为一个“名人”,不得不收敛小女孩一些特有的爱好,不得不时时注意自己的言行,包括衣着打扮,她要表现得克已,她得注意公众形象。

  而苏明娟说,如果让她重新选择,她还愿意做解海龙照片中那个“大眼睛女孩”,因为“这双眼睛不仅仅是我的,更代表着中国所有贫困孩子的眼睛。正是这双渴求知识的眼睛,引起了人们对贫困学生的关注,使成千上万的贫困孩子重返校园。”所以,尽管她不想成为名人,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但却很愿意参加一些社会活动,特别是捐助活动。“我愿意为希望工程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苏明娟说。

  一方面为自己所做的有意义的事情感到自豪,一方面又要面对着巨大的压力,多年来,苏明娟就在这样的悖论中生活,这也许就是她忧郁的原因。

  但苏明娟又是快乐的。“她喜欢听黄磊的歌,可是我到处买黄磊的磁带也没有买到。”汪小宇陪苏明娟从金寨到合肥报到,她想让苏明娟在车上听到喜欢的歌,她想看到苏明娟快乐的样子。最后还是苏明娟从同学那里借到了黄磊的磁带,一路上边听边唱,真的很快乐。“这些镜头我没有拍,我怕打断她的快乐。”汪小宇说。

  也许,离开了公众的目光,苏明娟就是快乐的。
  
  要发泄吗?想放松吗?去“职场减压室”——在释放中收获
我来说两句 去相关俱乐部 发短信息
相关连接
请发表您的看法
用户: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留言: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搜狐短信推荐
·50万美女酷哥激情体验
·不能没有你我的校友录
·手机新闻跨越财智情商
·有男又有女有乐有情趣
焦点新闻 体育新闻
花边新闻 情趣笑话
手机号:
· 海归:创业该如何稳步发展
· 传真:招聘会上的永恒游戏
· 两个岗位等一个人
· 花洒女人:花钱狂人
· 杂感:“别以为外贸好做”
· 白领丽人的“内部危机”
· 警惕12项职场重大缺陷
· 超白金小时工,年薪四十万


Copyright © 2003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