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女人频道 > 性情 > 绝对情感 > 爱情故事 > 甲乙丙丁

撞见老公和他舞伴在床上一丝不挂

来源:搜狐女人社区
2011年03月22日08:02
  李勤就弄不明白,自己和丈夫风风雨雨过了将近三十年,她支撑着这个家,孝敬老人、抚养孩子、照顾丈夫,哪样她付出得少了?为什么到头来,还是留不住丈夫的心呢?

撞见老公和他舞伴在床上一丝不挂
撞见老公和他舞伴在床上一丝不挂

  李勤说,从嫁给丈夫的那天起,她就没有退路了,注定这辈子要忍辱负重地过日子。

  当初我和丈夫好的时候,我妈就说过,看他的样子“不像个良民”,可我就看上他了,就喜欢他,别人说什么我都听不进去。我在家里是老闺女,要强惯了,也任性惯了,谁也管不了我,当时,我父母、哥哥们都不同意我俩的事,我就背着所有人,偷了家里的户口本,和他登了记。木已成舟,家人除了叹气,也不能说什么了。我妈就跟我说过这么一句话:“老闺女,人是你自己选的,将来不管过成什么样,都不能后悔!”我说:“我不后悔!”

  就因为当初我是这么从家里出来的,所以这些年,不管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我都自己忍着,绝不到我妈面前去诉苦。也就因为这个我才一直没和他离婚,好歹地过了这么多年。

  刚结婚的时候,我们就住在他的宿舍里,除了我妈陪送的两床褥子、两床被,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后来,有了孩子,我们才开始租房子住。我没有工作,他每月的工资才30多块钱,除去房租,光给孩子买奶粉都不够,更别说一家人过日子了。我不能开口跟娘家要,更不愿去求婆家。当时,他们家也反对我们在一起,我婆婆曾经断言:他娶了我,这辈子都别想过上好日子!我这人倔强,不蒸馒头争口气,我倒要让他们看看,我们能不能把日子过好!

  我学会了裁剪,买了一台缝纫机,开始给人做衣服。每天晚上,我做活到后半夜,那时用的是几瓦的小灯泡,我天天在灯底下熬,眼睛早早就熬坏了。后来,我又出去打工,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挣到的每一分钱,我都精心算计着花,不管家里多难,也没让大人孩子饿过肚子,偶尔还能改善一下。

  就这样,日子总算一点一点地过宽了。孩子上小学的时候,他厂里给我们分了房子,虽说是个破房子,但总算是个属于自己的窝。我把房子推倒了重新盖起来,就和新房子一样了。住了几年,孩子大了,我们又借钱买了楼房,虽然只是一个60平方米的独单,也够我们一家人高兴的了。

  按说,这日子是越过越有盼头——自己的家安顿好了,生活渐渐宽裕了,我和婆婆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了。那些年,我一直在努力和婆婆搞好关系,尽管我有我倔强的地方,但一个儿媳妇该做到的事,我绝不偷懒。只要有时间,我就去婆婆那干活,洗衣、擦地、做饭、刷碗,什么都干;逢年过节去给婆婆扫房,不管婆婆对我怎么样,都没当面和她顶撞过。只是有时候委屈了,回家会和他发发牢骚,他就非说我给他夹板气受。

  我承认我有些唠叨,可一个女人心里有委屈,总得说出来痛快痛快吧。我不求别的,就想让他说句体贴的话:“算了,你不是和我过日子嘛,就别和老人一般见识了!”有这么一句话就行了,可他从来不说,烦了还要和我吵。不过,吵完就完了,我也没记恨过,下回去婆婆那儿,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我觉得,我这个做媳妇的够贤惠了,我就不明白,他为什么还要找别的女人呢?第一次亲眼见到丈夫出轨,李勤肝胆俱裂,却选择了咬牙忍受。其实,早些年的时候,他对我还是挺好的,工资都交给我,还总给我买好吃的东西,也听话。就是从学会跳舞以后,他就开始变了。

  那时候,家里的生活刚开始好转,外面兴起了跳舞。他是个爱赶新潮的人,回家就和我商量:“老婆,我去学学跳舞行吗?”我心想:“他这些年也够苦的了,现在日子好过些,他想玩儿,就让他玩儿去吧。”就答应了。于是,他就开始学跳舞,三天两头儿出去跳,跳来跳去,就跳出了事。

  他这个人啊,没多大本事,就是嘴甜,会哄女人高兴,当年要不是他把我哄得心甜、气顺,我又怎么会铁了心非要跟他?以前,他是光哄我一个人,可是学会跳舞以后,就不一样了,他的舞伴都是女的,那些女的不是长得好就是穿得好,要不就是年轻点儿的或者妖娆点儿的,他看着哪个舞伴都比自己的老婆好,当然就愿意哄人家高兴了。

  我那时也傻,整天忙着打工挣钱,回家就是洗衣、做饭、照顾他们爷俩,满脑子想的都是过日子的事,根本没发现他在外面拈花惹草。有一年过年,我带着孩子回娘家住了几天,本想多住些日子的,可惦记着家里,我就提前回来了。到了家进门一看,都快中午了,窗帘还拉得严严实实的,他还在睡觉。我走近了一看,怎么是两个脑袋?下意识地把被子一掀——赤裸裸的两个身子!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睡在他身边。

  两人被我惊醒了,女的吓得直哆嗦,话都不会说了。他却一下子坐了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吼:“你要敢动她一下,我就宰了你!”我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像做梦一样,心里想着这不是真的,但眼前的一切明明又是真的!站在那愣神的工夫,我脑子里闪过了无数的念头,最后,还是理智压倒了一切。我转身走到窗前,哗啦一声拉开窗帘,窗外的阳光一下子洒进来,刺眼的亮光让我眼睛里一下充满了泪水。

  “穿上衣服!”我背对着他们两个说。等他们穿好了衣服,我才转过身看着他,问:“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的舞伴,你要是不满意,就带着孩子走!”

  我没想到,做出这样的事,他居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气得我肺都要炸了。“滚!”我喊了一嗓子,他们看了我一眼,灰溜溜地走了。这件事给我的打击太大了,我该怎么办?如果换了别的女人,可能就和他离婚了,可我思前想后,眼泪流了一缸,最后还是决定忍下来。我没有闹,如果闹开了,大家就都没脸了,到时候老人们怎么办?孩子怎么办?我们还怎么过?我不能离婚,当初我跟他走的时候,就已经没有退路了。在长辈的干预下,丈夫向李勤认了错,两口子继续过着日子。可丈夫做出了那样的事,李勤还能信任他吗?

  从那以后,我就多了心眼儿,想方设法看着他,不让他和那些女人来往。可看是看不住的,我打工太忙,而他却只上半天班。当我在外面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他就背着我和那些人跳舞去了。估计我快下班了,他就提前跑回家,经常是我一进门,他已经在床上躺着了。虽然我怀疑,有时也明知他干什么去了,可没有证据,我也不能说什么。

  他学会了说谎,对我没一句实话,他要是说东,我往西边堵他去,准能堵着。我没法再信任他了,从那件事以后,我虽然没再抓住他干坏事,可他也没消停过。在周围人的嘴里,有关他的绯闻一直不断,有时人家话里有话地跟我说他的事,我心里难过,还得在外人面前维护他,真累!我没有三头六臂,看不住他,就只能翻他的口袋、查他的电话。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我有什么办法?如果不是他做出那样的事,我又怎么会得上疑心病呢?

  我经常提醒他:“孩子都已经长大了,你是当爹的,别总做些乱七八糟的事,出来进去的,让人家戳咱们的脊梁骨。”我也不指望他能为家里做多大贡献,这么些年,他被我惯得,油瓶倒了都不会伸手扶一下,我只希望他能顾及我和孩子的面子,别闹得太出格就行了。我想,他已经四十多岁了,等再过些年,老了、跳不动了,应该就能收心好好过日子了吧。

  想开了,我就不再盯着他了,家里还得穿衣、吃饭呢,我把心思全都放在挣钱上。每天早晨一起床,我就像个陀螺似的转个不停,家里的柴米油盐、孩子的衣食学费,都是我拼命挣来的。有时,他好像也知道心疼我,给我买我爱吃的东西,哪怕兜里的钱不多,也能省下几块钱给我买水果吃。每当这时我就想,他还是在乎我的,还是要这个家的,只要他的心还在我们娘俩身上,别的我就不计较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他还能玩儿几年?等到老的时候他就能明白了,还是原配的老婆好。

  就这么着,又过了好几年,孩子也工作了,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好,他显得比以前更在乎我了。前两年,我过年回娘家的时候,他还挺舍不得我,早早就跑到车站去接我,一见到我就说:“老婆子,我可真离不开你呀,你走的这些天,我连灶台都找不着,净吃方便面了!”

  这话说得我心里特别热乎,虽然一直吵吵闹闹,但他终于看到了我的好,我这些年的委屈总算没白受,以后,可以安心过日子了。李勤的结论下得太早了,没多久,丈夫就又变了,而且这一次,变得和以往完全不一样了。

  两年前的那个春节,我们一家人过得特别好,在我印象里,那是个特别喜庆、特别和谐的春节,我们一家三口在家里打牌,玩儿得嘻嘻哈哈、其乐融融。我当时觉得,这是个好兆头,说不定这一年我们家都会顺顺当当的,不会再出什么事了。

  上半年,我们确实过得挺好的,他还知道疼我,每天都回家,时常还给我买东西。可到了下半年,我就再没见他给我买过什么。他的人也变了,整天心不在焉的,以前回到家,还能和我说说话,现在,不但经常不回家,回来了,也是个闷葫芦,总是呆呆地坐着,眼睛盯着房顶。那年他下岗了,我还以为他是为了这事上火,还很心疼他,总劝他想开点儿,愿意干点什么的话,就找个轻松点的活儿,要是不想干了,我和孩子也养得起他。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发现他和一个女人有来往。那个女人比我们小几岁,据说很有钱,一看就是那种总在外面应酬的人,烫着头发,化很浓的妆。开始我没在意,以为又是他的一个舞伴。但他的表现太反常了,整天跟丢了魂似的,人在家里,心却不知飞到哪儿去了,只要有人给他打电话,他抬脚就走。女人嘛,总是很敏感的,看到自己丈夫这样,当然免不了要往别的地方想。丈夫总不回家,我不能不管不问吧?可只要一问,他准烦,烦了,准和我吵架。他说我“脏心烂肺”,老把人往坏处想。我说我不能不想,因为你以前干过这种事,我没法再信任你!两口子一说起这事就吵个没完。

  吵吵闹闹着过了半年,又该过年了。正月初二,我照例和孩子一起回娘家,临走前,给他塞了一冰箱吃的东西。几天后回来一看,冰箱里的东西一点儿没少——他根本没在家呆着,也没在婆婆家。大正月里的,晚上刮着西北风,我到处找他,谁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和谁在一起。站在寒风里,我心里这个凄凉啊!

  两天以后,我终于把他找着了。我问他:“这两天你去哪儿了?”他说:“我哪儿也没去,咱俩离婚吧!”“你是不是又有人了?”“没有!我就腻歪你整天老盯着我!”“不可能!你要是外面没有人就不会要和我离婚。你到底去哪儿了?”“我说了没有,你爱信不信!”

  “我不信,因为我太了解你了!你想想,我当初是怎么嫁给你的?这些年我是怎么对你的?我有半点儿对不起你的地方吗?如今咱俩都这个岁数了,孩子都那么大了,你还想怎么样啊?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呀?”

  我越说越气,所有的委屈都涌上心头,恨面前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负责任!不管怎么样,我要一句真话,就是要离婚,也得给我个合理的理由。我不停地追问,他最后说:“我心目中好女人的标准,你永远达不到!”

  为了一个有钱的女人,丈夫什么都不顾了,要和李勤离婚。李勤还想挽回,可她自己都不知道,丈夫那颗飘摇的心还能不能唤回来?

  我不想离婚,开始每天跟着他,他在外面找了一个看夜的活儿,我每天晚上都去陪他,让他睡觉,我替他守夜。他天天撵我走,但我铁了心了,就是不走,我就不信,我死心塌地地对他好,他能对我那么狠心?

  一天晚上,我又和他一起守夜,深夜12点,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就是那个有钱的女人!她看见我很生气,二话不说就往里闯,他应声出来了,两人的眼神一对,我就什么都明白了!瞬间,我大脑里一片空白,眼前忽然闪过第一次发现他有外遇的那一幕,心口就像被人打了一拳一样,憋得我半天喘不过气来…… 那个女人总来找他,我后来又碰上过好几次,每次丈夫都护着她,真的不把我这个糟糠之妻放在眼里了。我千方百计往回拉他,不想他这么大岁数了,还落个妻离子散的下场。可他说什么?他对我说:“人家能给我买别墅、买车,你能吗?”我说:“我不能。但我能给你天伦之乐!”他听了,只是不以为然地嗤嗤地笑。

  他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什么老婆、孩子,什么亲情、天伦之乐,他一概不管了,那个女人和她的钱蒙住了他的心。他一心要和我离婚,这次和以往的 “玩玩儿”不一样,他是认真的了。他公开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再也不背着我了——这才是最可怕的,说明他已经完全不在乎我和这个家了。即使这样,我还愿意给他留条后路。我知道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日子不会好过的,人家肯定不会像我这么心甘情愿地伺候他,相反,他得伺候着人家,不然,人家凭什么给他花钱?这个道理他能不明白吗?

  果然,我一点都没猜错,没过多久,他就跑回来了,气哼哼地对我说要好好过日子。我说好啊,只要你回来,咱就好好过。可好了没几天,那个女人一个电话,他又回去了。这么反反复复地好几次:那边不顺心了,他就回来,那边一哄他,他又回去,也不提离婚的事了。我明白他的心思,他是想两头都占着,怕自己鸡飞蛋打,一个也留不住!

  我真是寒心了,这么多年,我为他付出了那么多,忍受了那么多作为女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却换不来他的心!他说我不是他心目中的好女人,他心目中的好女人是什么样的——有钱供着他,温柔、体贴,不吵架,整天用好听的话哄着他、宠着他,是吗?我也知道男人都喜欢温柔的女人,可他怎么不想想,过日子哪有那么多的温存!这些年,我为了这个家多累呀!日子那么苦,天天都得算计柴米油盐,晚上回到家累得浑身要散架,哪还有心情对他温柔体贴、甜言蜜语!我这个糟糠之妻,虽然老了、丑了,不懂风情,但能一心一意跟他踏踏实实地过日子,他怎么不想想这个!算了,我忍了将近30年,太累了,不想再盯着他不放了,随他去吧。

  

(责任编辑:olive)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化妆品搜索

美宝莲纽约 玉兰油  香奈儿 娇兰 玫琳凯

迪奥 兰蔻 碧欧泉 雅呵雅丝睿 资生堂 雅诗兰黛

雅芳 嘉娜宝  宠爱之名 HR赫莲娜 纪梵希 YSL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