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搜索 - BBS - 搜狗 
搜狐首页 >> 女人首页 >> 连载地带 >> 都市情感聊斋
天生淫荡
2004-01-16 10:02  作者: 异魅  转自: 搜狐女人频道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一

  三天没闻到男人的气息了,全身的骨头象马上要碎裂一般难受,该死的工作!人为什么要工作啊?明天,就是明天,我一定让小开缴枪投降!

  二

  与小开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已经两个多月了,至今没有结果主要是我与他都想做猫,老鼠的角色一度空缺。

  情场老手我见得多了,象他这么意志坚定认准了我是老鼠他是猫的还真少见,这也是我始终没有放弃他的原因,决战在即,谁当老鼠马上就有定论了。

  对着镜子端详自己,二十六岁版的杨小莉端庄、美丽、风韵、清纯。有点可惜,虽然女人的有效期是十六岁到四十岁,但清纯这件对男人杀伤力最大的武器在经历二十六岁的年华后只剩下了一点尾巴。今晚就用清纯解决掉小开。

  上岛咖啡的风情似专为情人设计的,小开选上这种地方是缺乏创造力的表现。算了,没有十全十美的男人,不然的话我也用不着这么费尽心思地从不同的男人身上吸取精华。

  小莉,今天我终于见到了真实的你。

  小开的语气里透着狐疑。

  什么意思呀?

  我把握好分寸————清纯的女孩子总有丝涩涩的傻气。

  你以往给我的是成熟、大气、泼辣的形象,我没想到你还有这一面。

  我上班才是那样,如果你觉得那样好,我马上给你端出那副面孔。

  别,你若还把我当人看,就别换脸。

  小开是做房地产的,他的公司比我所在的公司规模略小。古人云三句话不离本行,这位王八蛋古人画的圈子让绝大多数的人跳不出来。

  小开说话很会把握分寸,在谈话间对行业中稍具深度的问题都是点到即止,既向我展示了他在房地产方面的渊博知识,又没有让我的浅薄露出一丝马脚,每到我露底发虚的地方他就及时转换话题,等到我双手托腮对他一副仰慕状时,他的心中已是柔情一片,对我这种在职业场中将自己伪装得严严实实的“清纯”女孩又怜又惜。

  小开说到海边走走,我一脸乖巧地点头。

  宝马车的确很舒适,开起来的感觉更爽,若不是担心拥有之后太招摇,不利于全方位捕获男人,年初我就能买得起了。

  小开一路上话不多,专心驾车,CD中BACKSTREET BOYS在纵情高歌,很适合飙车的气氛。

  小开能入我的眼与这不无关系,他虽然很有钱,但灵魂还没有被钱淹死,还在极度扩张除了钱以外的其他人性空间。当然,被淹死是迟早的事,到那时一切都将被钱淹没。我喜欢欣赏男人的灵魂在被淹死前的挣扎状态,这是他们的人性最眩目的时候,自信、真诚、仁爱,以为自己可以当救世主,浑然不知已经是回光返照。

  在沙滩上不小心崴了一下脚,痛得我泪眼朦胧。我努力把握好楚楚可怜的姿态,再哭得太过火小开得打120了。

  男人总是不能正确应付女人的眼泪,在女人的眼泪冲刷下头脑不是发热就是发呆,要不就是被女人的眼泪和成一滩稀泥。轻易被和成稀泥的男人是不可取的,这种男人自身的水份太多,毫无可塑性;发热或发呆的态度是端正的,后果却是可怕的。我咬着牙强行站起来。

  疼得厉害吗?小开还是被我的眼泪泡得弱智。

  不要紧的,我能走。小开伸出手来搀扶我并传递打算做牛做马免除我行走痛苦的肢体语言,我在接受搀扶的过程中用女孩子的矜持谢绝了他。

  独立走了两步,痛得差点摔倒。不得已只好揪着小开的肩膀做拐杖来支撑。

  小开的姿势有些尴尬,进一步担心冒犯了我,站直了我又揪着累,只好就这么斜歪着身体和我保持着距离让我揪着,大损绅士形象。

  拐杖累我也累,走了十几步后我开始发出娇喘声,我知道这声音能要人命,可我憋不住,何况我本来就没打算放过他。

  我的喘息给了小开下决心的借口,他一把把我横抱起来。我幽怨中夹杂些无奈的眼神让他自我感觉很君子————的确,很多君子都是这么乘人之危大义凛然占人便宜的。

  三

  医生对小开要给我做X光、CT扫描等检查的强烈要求充耳不闻,轻描淡写的开了一点药,若不是被医生拒绝后小开的脸色很不好,我看医生对给小开检查一下的兴趣更浓。

  从医院出来已经是12点多了,回家至少1点,公寓的电梯早停了。

  去我家吧,你的脚还需要做做热敷。

  小开对抱我上18楼的家缺乏信心,我也是。

  从房间的摆设大致能看出一个人,这话是谁说的忘了,反正是一个男人。小开的房间只能算是房子而不能算是家,缺乏那种居家气氛的沉淀,沙发平整得没有压痕,烟灰缸没有一丝烟渍,窗帘拉在房内能采光房外却不能窥视的位置。小开在厨房烧水,动静不大,看来他是个生活细致但并不以家为据点的男人。

  小开把热水、毛巾准备好时,我的脚已经不太疼了。男人献殷勤是一种美丽的伪善,我一贯乐于接受,除了那种从外表到内心都很拙劣的男人。

  热毛巾敷在痛处的感觉很好,但次数太多对皮肤不好。小开似乎也懂这个道理,敷过几次后他开始给我搓揉痛处,力度掌握得很好,柔而不滞、快而不乱,优秀的男人总能集侠骨柔情于一身,这是让女人迷乱的根源,可惜不能持久,流浪是他们的劣根性。

  小开掌心的生物波从我的脚裸顺着小腿迷漫上来,俗话说男子头女子腰,其实女人的脚是最不能被男人碰的,这里牵一发而动全身,不然的话封建社会的女人也用不着从小就把脚裹得严严实实的了。

  小开搓揉的范围在扩大,明显忘记了他原来是准备干什么的。也不能怪他,受伤的女人更显柔弱,更容易引起男人的保护欲望,而男人往往把占有女人作为保护的女人的有效手段,这种道理荒诞却又符合逻辑,动物世界的逻辑。

  小开的手使我的眼波流转,脸腮呈现淡淡的红晕,我把眼睫毛轻轻的扫下来,掩饰眼中即将流出的放荡。这个无耻的家伙,竟然凑到跟前想瞧个仔细,我的脸被他的男人气息烘烤得一片腓红,我闭上眼捂住脸但身子又被他横抱起来,这一抱,把我从现实世界一直抱进两人世界……

  缠绵了许久,结果却是早泄,小开很有些懊恼,我把脸埋在他的胸前,羞答答的不肯抬起来,让他觉得我没什么经验,这样可以减轻他的压力。

  其实我真的不在意早泄,往往是真情难以自主才这样。小开的手流连在我的脊背上,感觉情绪有些复杂。让他复杂吧,现在不适合说话。

  我微微侧过头,看到我的衣服被整齐的叠在床头,这是第二个在做爱前自愿替我把衣服叠好的男人。

  四

  我有四个妈妈,但没有父亲。在我还未出世的时候,那个应该是我父亲的人就在人间蒸发了。

  二十六年前我的四个妈妈还是江南一所著名的理工大学的学生,是四个鲜花一样盛开的女孩子。

  她们同在一寝室,同学一个专业,并相约毕业时同去一个城市工作,决不让时空再把她们四姊妹分离。那时大学毕业按计划分配工作,同去一所城市的概率很小,她们计划好了都去新疆,志愿支边是唯一不受名额限制的。

  新疆有圣洁的雪山、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在那里各找一个甘愿受她们羊鞭抽打的丈夫,然后在同一天结婚,大姐二姐生男孩,三妹四妹生女孩,再来个指腹为婚,结成儿女亲家,终身厮守在一起。

  计划是大学二年级定好的,到了进大四前的暑假,四人中的大姐去了一趟新疆的叔叔家,把用人单位都联系好了。大姐说她是逃回来的,那些用人单位听说有四个名牌大学的女生,眼珠子都绿了,她再不逃回来,用人单位为了哄抢她们四人非得打起来。

  一切都在有序的进行中,天山、草场、羊群,最浪漫的生活马上就要到来。

  四人中最小的妹妹对计划做了个小小的改动,她恋爱了。她说建筑系的那个男生从大一开始眼睛就没离开过她,三年下来眼睛已经看到她心中最隐密的地方了,习惯了他的眼光照耀,一天不见心里就发慌,没办法只好把他带到新疆去,他也同意了。

  经过四人讨论,小妹的行为不算破坏计划,重新修订后的计划允许带一个心上人去新疆扎根。

  爱情让青春的光华越加绚丽多彩,被爱情浸润的小妹有一种梦幻般的美丽,快乐象一只打翻了的蜜罐,溢满整个寝室。

  小妹在三位姐姐前不害羞,恋爱细节全都如实招供:他牵着我的手走了两个小时!他竟然叫我小宝贝!只有我妈才这么叫过我的。我今天差点回不来了!他吻了我!我晕在他怀里了……

  三位姐姐既为小妹感到高兴,为她祝福,同时也憧憬着自己的爱情,心弦被撩拨得有些许的迫不及待。

  快乐的小妹近日频繁的呕吐,三位姐姐簇拥着她去看校医,在中途当过赤脚医生的二姐改变了主意,领着小妹改去市内的医院。

  事后证明二姐的怀疑是对的,小妹怀孕了。

  那个年代女大学生怀孕简直就是灭顶之灾,四个人在寝室哭成一团,一夜都没想出办法来。怀孕如果被学校发现肯定是要开除的,坠胎又需要单位证明和婚姻证明,怎么办?大姐是几人中最有主意的,她最后勉强拿出个主意:找那个男生,让他想办法。

  小妹的恋人是位高干子弟,从小见的场面多,得知消息后不象她们这么慌,反倒是安慰小妹不要怕,他会把一切安排好的。小妹对恋人有信心,他说不用怕那自然就没什么好怕的。

  当时已经临近寒假,恋人叮嘱小妹先回家过年,他会在假期里把该理顺的关系全部理顺,开学后先帮她办休学手续,等自己毕业马上就和他结婚,婚后再想办法让小妹完成学业。

  寒假过后是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虽然去新疆的计划被小妹的意外搅得乱七八糟,小妹也因此要耽误毕业时间,但总算有了一个可以接受的结局。

  但是真正的结局却是:小妹的恋人突然间没了,最后打听到的结果是转学了,转到哪所学校不知道,从此在人间蒸发了。

  五

  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在大学的最后一年,我怀孕了。

  云峰,我生命中的第一个性伙伴,被吓呆了,我很惊讶他做爱前为我叠好内衣的从容与听到这消息的恐慌竟然有如此大的区别。男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我的生父至少还知道骗我妈,他却象只受惊的鸭子,这种男人也只配做鸭。

  我也怕,但我不敢跟我妈说,她会杀了我的。

  当年的我妈在大姐的老家生下了我,四人不约而同的终身不再谈婚论嫁,她们都是我的妈妈,我也是她们唯一的女儿。

  从青春期开始四个妈妈就轮番叮嘱我不要接触男孩子,可惜都是高级知识分子的她们忘了青春期最显著的特点是逆反心理,她们越是叮嘱,我对男孩子的好奇越大,终于在进大学的第一年我在摆脱妈妈们的视线后开始恋爱了。

  虽然寄宿在学校,但妈妈们还是经常来检查我的情况,四位家长每人一周来一天也是要命的。为了逃避她们的追查,我只好来一招狠的:只要他们对我的恋爱对象有所怀疑,我立即与他一刀两段以示清白,因此我在学校的名声不算好,说什么的都有。

  可我不在乎,时间的短暂让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在妈妈与男友之间我总是毫不犹豫的选择妈妈,直到遇上云峰。

  云峰是我接触的男友中最俊秀最诗情画意的一个,他的话语和容颜让我很眷恋,以前我是不承认女人也好色的,现在回想起来爱上云峰只能归咎于一个原因————好色。

  由于对云峰恋恋不能忘怀,我非常小心的躲避了妈妈们的检查,当然这也归功于以往牺牲的众多前任男友,妈妈们已经放松了对我的警惕,使我得以与云峰发展到偷尝禁果的程度。万没想到云峰是一个毫无胆色买单的家伙,AA制都不肯干,真是糟蹋了他那张面孔!

  我没有妈妈们的好运气,寝室的女同学几乎都是我的情敌,也是我情场上的败将,不会有人肯帮助我的,我也不会在落难之时给她们落井下石的机会,三妈妈最宠我,我只有向她求救了。

  尽管三妈妈被气得浑身哆嗦,还是瞒着其他几位妈妈带我去做了人流,避免了我象妈妈一样提前结束学业的宿命。

  六

  毕业后妈妈们集体对我进行了一次语重心长的谈话,谈话的重心是如何面对男人,妈妈们以两代人的亲身遭遇向我剖析男人如何的不是东西,并以她们的成功事例说明放弃虚无的爱情是怎样的明智。

  她们说的一切我心悦诚服的接受,男人确实不是东西,爱情也的确是疯子的幻想,但我不赞成她们的行为方式。

  男人也是人,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如果与男人绝缘,无异于放弃对一半人类世界的了解。何况还有性,性是人的基本需要,而这种需要只有与不是东西的男人在一起才能满足。这些想法我不敢说,若说出来在场的五个人至少晕倒四个。

  事后我的经历证明当初的看法是正确的,人类社会是精彩的,而这种精彩一大半是男人创造的,找到精彩的男人并与他们交流,是提高自己的最快捷方式,精彩的男人是人生最好的教科书,而翻开这本教科书最快的办法就是与他上床,坦诚相待————这好象又是一位王八蛋古人说的话,但是一点没错。

  与我抱同样想法的女人不在少数,但成功的极少。

  失败的原因大致有两种,第一种是跳不出爱情的迷惑,幻想一本好书看到老。结局好的人尚能自我麻痹,守着一本书认命度过一生,不认命的则把一本好端端的书翻得残缺不全或是把自己看得走火入魔;第二种是缺乏眼光,看不准精彩的男人,终日叹息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对爱情我已具有免疫力,看男人的眼光却是逐步培养起来的,其中经历的苦楚只有我自己能体会。

  最可耻的男人是那种与你上了床仍不肯讲真话的男人,这种男人在社会上成功的几率很高,但对女人绝无价值可言,简直就是黑心狼。不过与黑心狼打一次交道却可看穿很多别的种类坏男人,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因此也不是毫无价值。

  一个精彩的男人可让人获益匪浅。短短三年的时间,我从一名不文的弱女子迅速发展成一个身家数百万的隐形富婆,每一个关键位置都站立着一个精彩的男人。

  七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着鬼。

  那天余怒未消地从小开家中出来,拒绝了他的护送,扬手上了一台出租车。等到清醒时发觉坐的根本就不是出租,因为车内没有计价表。

  我真是昏了头,见红色的车就上,赶忙叫司机停车,司机也听话,马上就停了车,我正想歉意地说点什么,司机向我伸过来一块白色口罩,当时正处非典型肺炎爆发期间,这种男人好象殷勤得过分了,我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吧?

  这块口罩直接冲我的脸上扑来,带着一股浓烈的药味,在得知那股药味是麻醉剂的时候,我已经被绑在一间破烂车间的工具室里。妈妈是从工厂做小工开始的,我对车间很熟悉。

  那位司机是个中年人,40多岁的年纪,不是过得好的那种人,脸上的风霜迹象明显,五官倒也端正,双眼略带修长,眼中透出执着、且含有一丝智慧,虽说有些潦倒,但还不属于让人讨厌的男人。他向我做了自我介绍————卫理。

  曾经有些精彩的男人并未教过我怎么赚钱,因为他们也不太懂行,但并不能因此否定他们的精彩,现在他们教我的都能用上了,冷静、细致、周密、博学、果断比赚钱更有用,卫理显然不是来找我做生意的。

  危难之际最重要的是不能乱了方寸,对方是个镇定的人,肯通明报姓证明是有备而来,先了解情况再说,我问他:“你要干什么?”

  他很严肃地说:“消灭你。”

  消灭?我靠!几十年没听过这词了,今天重温竟然是用在我身上,我是阶级敌人还是害人虫?

  “为什么说消灭?”

  “因为我们没有私怨,但你是个社会祸害,必须有人出来消灭你。”

  “我是社会祸害?我祸害谁了?”

  “你破坏了整个社会的伦理观念、价值体系。”

  晕!我怎么撞上这样一个稀有动物!我知道有很多男人在心里恶毒地诅咒我,他们中一部分是吃不到天鹅的蛤蟆,一部分是伪君子,还有一部分是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的臭男人,甚至包括一部分性无能者,不过他们有一个共性————敢怒不敢言,至少是不敢当我的面放屁。今天算是中头彩了,来了位要消灭我的人。

  “你对我很熟悉?”

  “我跟踪了你整整一年。”

  “凭什么说我破坏伦理观念、价值体系?”

  “你的所作所为在社会中为女人树立了一个不劳而获的坏典型,同样是与男人上床,你比娼妓对社会的破坏性更大,娼妓是交易性的获取,而你是掠夺性的,你以男人为资源、为武器对社会进行掠夺。在你利用的男人中,有政府官员为你破坏原则,有国企老总为你出让国家利益,有民营企业老板为你洗钱,有规矩人为你抛家弃子,有知识女性放弃伦理观念与真才实学转而效仿你,你不是祸害谁是祸害?!”

  “既然我象你所说的做了那么多坏事,你可以去告我呀,法律足够判我十年八载的。”

  “你做的坏事全在法律的边缘、道德的底线,法律无法惩处你。”

  “你有资格来审判我?”

  “我没有资格审判你,但我的良知有资格审判你。”

  “违背法律就是你的良知?”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社会我只能牺牲自己,你放心,我不会逃避法律对我的惩处。”

  “你如何消灭我?”

  “你可以选择。”卫理从工具柜中取出绳子,刀子,瓶子。眼中有一种极度冷静的疯狂。

  八

  “我只有二十六岁。”

  “你做的坏事别人六十二年也做不完。”

  “即便我是你所说的坏人,世上的坏人多了,你为什么偏偏盯上我?”

  “偶然吧,我正好碰上了你。”

  “偶然?四十多年的人生才偶然遇上我这么一个坏人?”

  “你不必多说,你是我遇上的唯一没犯法却又极破坏社会的人,赔上我的生命消灭你是我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疯子!这种疯子怎么没有关进精神病医院?这么执着地要消灭我,而且还振振有词神圣不可侵犯,看来我需要想办法自救了。

  “你不必想有人来救你,这是一座废弃一年的工厂,因为生产的产品严重污染环境,方圆十公里没有人烟。”卫理要在心理上、生理上完全消灭我。

  我浑身被捆绑,求救的希望也小,现在唯一的办法是消灭他。我不相信他是个神圣的疯子,更不相信什么偶然。他是疯子,我却不是医生,只能试试让他更疯狂。他的头发很枯,有开叉的痕迹,符合忧郁导致疯狂的状态,从他拿绳的手看指甲,有明显的竖痕,应该属于心脏有毛病的人,只能从这两点征兆突破了。

  “你是个疯子!”

  “就算是吧。”卫理对被评价为疯子似乎有些自许。

  “你是一个伪君子,你对付我并不象你所说的那么神圣,你是非常龌龊的人。”

  “我不会阻止你最后的发泄。”

  “你不是一个男人。”

  卫理对我骂街似的话不屑一顾。

  “我是说你阳萎。”

  他的脸色有了轻微的变化,抑郁症的人都会导致内分泌失调及器官功能低下,我的第一把刀见效了。

  “你是一个低能儿,虽然受过好的教育,但不能消化吸收,脑袋里装的知识都是别人的,窝在单位你可以凭一张文凭人模人样的过日子,一旦单位不行,你什么都做不了,自己都养不活,有面子的事你做不了,没面子的事又做不来,那怕是做鸭都先天不足。”

  卫理额头两边的青筋暴起来了,我的顺序没错。

  “你不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整天做白日梦,呆板地接受书本知识构筑虚幻的人生观,把所有不符合你人生哲学的事情都视为异端,自以为自己很高尚,在虚假的高尚不能当饭吃、愚蠢的清贫消耗脆弱的意志时,你开始崩溃了。”

  卫理的脸色变得铁青,我需要加快进度。

  “你仇视那些视为异端的人与事,认为是他们的存在影响了你的生活质量。你试过与他们妥协,但你的位置有错误,并不是他们不给你机会,而是你的能力无权与他们平起平坐,你的态度使他们根本看不起你,于是你选择报复。”

  他握绳的手在发抖。

  “以女人为对象进行报复是你的必然选择,你没有对男人下手的勇气,身为男人全方位的失败使你疯狂的想对女人进行报复作为补偿,你自己无法征服女人,所以更恨征服男人的女人,这种女人你不但不能征服她,而且她还不屑于征服你。”

  卫理站起身,拿起绳索眼睛发直向我走近,时间不多了。

  “你注定是一个彻底失败的人,我的离去尚能留下数百万的社会财富,而你却是负值,你向朋友借的车将作为做案工具被没收,你的行为将被所有认识你的人视为耻辱。”

  绳索已经开始勒紧我的脖子,只能说一句话了。

  “你这个胆小鬼!杀个女人都不敢面对她!”

  绳索使我开始窒息,二十六岁的如花生命即将结束,罢了,我本不该来这个世界。

  九

  身后发出砰然倒地的声音,卫理的心脏病发作得正是时候。

  我无意杀人,只想好好的活着。

  天色渐渐地暗下来,绳索捆绑得太紧,无法脱身,过度的呼救让我声带撕裂,难道我将饿死在这?三年来遇着那么多精彩男人,怎么就没有一个教过我逃身之术,看来男人的空间还很大,可惜没有机会了。

  太阳第三次落山时,我的心也随之落下去,明天的太阳不再属于我,妈妈们,再见了。还有小开,他也是个疯子,第一个向我求婚的疯子,那天如果他不向我求婚,我也不会怒气冲天的跑出来,更不会莫名其妙地做进卫理的车内。难道小开与我也算是爱情?天知道,来生不妨试一遭。

  十

  门叽叽歪歪地开了,进来一个人。

  天快黑了,我看不清楚,好象是小开。

  本篇版权由搜狐时尚中心·女人频道与作者共同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谢谢!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相关连接
  • 只爱陌生人(01/07 10:06)
  • 圣诞鸦片(12/25 09:22)
  • 神仙也上网(12/24 11:19)
  • 瞬间无情(12/03 15:35)
  • 花开花落(12/03 15:33)
  • 现代丫鬟(11/13 09:44)
  • 微凉(11/13 09:42)
  • 谁可重生(10/22 09:29)
  • 爱情一碗汤(10/22 09:27)

  • 请发表您的看法
    用户: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留言: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Untitled
    炫彩彩信



    精彩WAP
      原唱 一个人的精彩
      放开你的心 酸的甜
      热门 第一次爱的人
      野蛮游戏 回心转意

    短信



    ·影视|SHE欢乐幸运草
    ·饰品|卡通相框4折
    ·时尚|原装剃须刀4折
    ·化妆|美体考究8.5折
    ·化妆|走大S美容路线
    ·音乐|赵薇Double
    ·图书| 美国之音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