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搜索 - BBS - 搜狗 
搜狐首页 >> 女人频道 >> 女人视线 >> 城市女人
杭州美女:柔情似水的掠过深圳上空
WOMEN.SOHU.COM 2003-12-30 13:50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在大多数人心目中,杭州女人都是温婉、灵秀的。无论春夏秋冬,都像是刚从西湖里捞上来的一样水灵灵的,既有大家闺秀的明朗,也不乏小家碧玉似的玲珑剔透。

  那么,生活在这个以快节奏生活著称的深圳的杭州女人还能保持这样的不温不火吗?也许套用那本影响了许多女人的《飘》里的话是最容易区分的:留守在杭州的杭州女人大多似那个“像泥土一样单纯,面包一样有益,泉水一样清澈”的玫兰妮;而选择深圳的杭州女人呢,就更似坚强、勇敢、有着叛逆性格的斯佳丽;深圳对她们的影响宛若白瑞特,杭州女人来到深圳就是要实现她们与野心有关的梦想;而远在家乡的西湖,在一定程度上,则是她们的心灵家园,犹如斯佳丽心中的塔拉庄园。

  美貌

  杭州自古灵秀,柔情似水的西湖滋养了一代代的杭州美女。苏东坡曾写道:“天下西湖三十六,就中最好是杭州。”杭州美女跟西湖总有某种程度的相似,不冷不热,不温不火。而西湖也似足了杭州的女人,有着少女般的魅力,却没有盛气凌人的富豪气派;不像名门淑女难以亲近,更似当年浣纱于清流的西施,清丽脱俗。

  不过土生土长的杭州人在杭州出大名的为数不多。杭州出了名的美女似乎都跑到外面去了,比如上世纪30年代的王映霞——一位让才子兼烈士的郁达夫如痴如迷的杭州女人;比如五六十年代的电影明星王晓棠,以及现今的陶慧敏、俞飞鸿、何赛飞、周迅等。所以外地人印象中的“杭州美女”是无论春夏秋冬,都像是从西湖里捞上来的一样——水灵灵的,既有大家闺秀的明朗,也不乏小家碧玉似的玲珑剔透,浑身上下洋溢着西湖水一样的脉脉温情;她们皮肤白皙,呢喃细语,她们笑态含羞,体态轻盈。有时耍一点小女孩的小脾气,有时玩一点小女孩的小聪明,那种清新的灵气让旁人很难拒绝。她们让所在的城市在繁华中又透出一点精致来,这就是杭州女人的一大特色。

  有人形容:杭州的女人是绸子做的,轻柔而又光滑,杭州的女人是水做的,晶莹而又简单。杭州女人使你想入非非,但是她的纯洁使你不想破坏她的美丽和天真。

  

  才气

  杭州的才女其实古已有之:南齐著名的诗妓苏小小,吟出“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朱淑真,而与其同代的李清照也是晚年在杭州生活时写出大量诗词;被陈寅恪誉为“弹词中第一部书”的《再生缘》,也是出自于杭州女性陈端生之手;而被誉为“一代作手”、“女中元(稹)、白(居易)”的梁孟昭也是杭州人;至于那位金陵女子大学的第一任华人校长,1979年被美国密执安大学授予“智慧女神奖”的吴贻芳,还有现居台湾的琦君(《橘子红了》就是她的原著),著名女作家张抗抗,《南方有嘉木》的作者王旭烽等都是杭州才女的典范。

  

  爱情

  据说杭州美女谈恋爱时,对以下几种人可能会看不起:一是上海式新好男人,他们整天围着围裙;二是北方大男人,嗜酒和大葱是他们的“弱点”;三是港台某些商人,以为钱可以买到一切。

  其实这些基本的要求对西湖边长大的女孩来说,决不能算苛刻,要知道杭州是爱情之都,而西湖本就是多情的女子啊。想想《白蛇传》和《梁山伯与祝英台》,我国四大经典爱情故事和西湖有关的就独占其二。许仙和白娘子,梁山伯与祝英台,再加一个冯小青,还有那雷峰塔下的法海和尚……在西湖断桥上演绎了从民间故事到越剧、京剧再到香港徐克的电影,也许这些爱情不一定跟杭州人有关系,但跟在西湖边谈恋爱肯定是有关系的。还有那些琼瑶式的缠绵爱情故事,注定是要发生在西湖边上的。西湖边的爱情注定有别样的味道。

  有人打趣说,不要在杭州跟杭州的美女谈爱情,不是说杭州的美女不谈或不要爱情,而是杭州的美女爱情实在见得多了,看看多少名士墨客在西湖留下的爱情讲稿!所以传下来的说法是,如果喜欢一个杭州女孩就一定要带她离开杭州,越远越好,这样才可能增进了解,培养感情。

  

  性格

  杭州女人做事的时候,从不会摆出女强人咄咄逼人的架式,也很少用祥林嫂哭哭啼啼的方式,她总是用一种自信而柔软的语调,微笑着和你谈判,多大的冲突和利害都在一种轻描淡写的过程中化解。杭州女人的性格大多像一件精致的摆设,不会让你大喜,不会让你大悲,也很难让人心头留下刻骨铭心的东西,但自有她可爱的地方。

  从杭州女人嘴里通常既听不见对某人的赞扬,也听不见对某人的批评——虽然她们常常热衷于扎堆聊天或逛街,尤其是身边的人;相对来说,让杭州女人赞扬别人比批评别人要难得多,这可能源自她们内心的孤芳自赏。不管她们内心怎么想,杭州女人表面的待人接物和礼节礼貌都做得非常到位,让人挑不出毛病。因为大家都很聪明,都礼尚往来,永远一团和气。

  也许在一些人看来,她们没有温州女人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没有上海女人、深圳女人那种独立自主的精神,但她们很清楚自己只是女人,很多事都可以用女人的方式解决。不过虽然杭州女人看起来总是柔情万种,但你很难听到有男人夸杭州女人“温柔”。事实上,她们大多只是在以一种比较聪明比较省力的方式指使别人而已,并不太关心别人的痛痒。

  出走深圳的杭州女人

  最早认识马慧怡是1998年的5月,我和她先生是同事,一起去上海出差,她当时刚生了儿子,回杭州娘家带孩子,在上海见了面,她先生有事先回深圳,省下无足轻重的一些收尾工作就由我们两个一起做。

  马慧怡的性格体现出许多杭州女人的共性:做事很麻利,也许是因为杭州做过南迁都城的缘故,杭州人多少都染上一些北方的习气;看上去很灵秀,虽然生了孩子,体态依旧苗条;在深圳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也许因为不用满头油汗地去为生计挣扎,所以不像大多数来深圳捞世界没多久的女孩子总把欲望写在脸上;待人接物的礼节做得非常到位、滴水不漏;很舒服的客气话,打扮也体面。空闲之余,她挺有耐心地陪我去见我那些刚毕业的同学,又在方便的时候让我婉转地转告一个同学穿着不得体的地方,免她以后出丑,又笑笑地说那同学毕竟还是刚毕业的孩子。

  可是待她带我去见她那两个在上海工作的同学时,我才从她们的对话中听出马慧怡的能干:她一毕业,正逢深圳发展最迅猛的时候,但是对于大多数从没有离开过杭州的女孩子,是很难下决心离开杭州的,她们班上只有马慧怡一个独自闯来深圳,在那里找到一份待遇相当之高的企业,结了婚,生了儿子。

  在我看来,这对一个独自来深圳发展的女孩子,已经是幸福的全部写照。不料到两年之后,也就是2000年初的一个晚上,她突然打电话给我,让我帮她上网查荷兰一些学校的情况,她说她打算留学,这实在让我难以置信,仅仅因为她所在的那个企业从朝阳走向没落吗?但我想,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深圳还不知有多少不死不活的单位呢,况且彼时她已经32岁。我以为她是一时的心血来潮,料不到几个月的工夫,她就真的坐上赴荷兰的飞机,半年后,过了语言学习关的她放假回国,人看上去更有朝气,很似学生。

  我问她怎么就能下定决心,她说要走只有趁早,现在儿子3岁可以上幼儿园,放回杭州让父母帮着带,不是太辛苦,也省了两老的孤单,况且两老都是知识分子,儿子的早期教育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等到毕业回国,儿子正好上学,不会耽误什么。

  至于老公,她开玩笑说让他恢复几年单身的自由也很好啊。这倒很符合杭州女人对爱情的态度,杭州女人对爱情执著归执著,但并不一定要依附男人,而且也不认为两人只有粘在一起才算幸福,爱情在杭州女人心中虽至关重要,但并不是一个女人生活的全部。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从她先生口中也知道她点点滴滴的近况:原来学商贸专业的她出国后选择了物流专业,在荷兰某个大企业实习;假期里去欧洲其他国家旅游;去年在荷兰毕业后又转去英国读硕士。虽然生活有些许清贫,也去打工,但并没有全部陷进去……

  采访时和她通电话,她说:“即使现在把以前的积蓄花光了也不后悔,钱以后总归会赚回来,如果为了省钱或赚钱去打一些无谓的黑工,也就丧失了出国读书的意义。4年的时间在人的一生中不算长,但4年的经历对一生却可能至关重要。如果不出国,随便找一家公司安安稳稳地做个职员,一辈子也就过了。但是如果这样,也就失去了我来深圳的意义。想过安逸的生活,哪里还比回杭州更容易呢?既然已经迈出了杭州,就知道那只能是我告老还乡的地方。”

  而后,我们又谈到了西湖,她说:“西湖对于杭州人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很多外地人浮光掠影地看过西湖,但他们永远不会理解西湖的,西湖说到底,总归是杭州人的西湖。记得大学毕业前的某个早晨,我骑自行车到苏堤,四周安逸极了,我一个人站在西湖边上想了很久,就在那里决定了自己要离开杭州,去当时几乎被神话化了的深圳。有意思的是回家的路上,我居然碰到了一个同级不同系的女生,我们以前并没什么联系,但是那一瞬间,我们彼此都明白为什么会在这里,后来那个女生考到纽约州立大学的奖学金,一毕业就离开杭州去美国了。我则来到深圳。”

  “1997年,我回家生儿子,又去了一趟西湖,并在那里做出了去留学的决定。也许很多人认为我不现实,但是我知道西湖决不会这么认为,2003年年底我就完成学业了,不过我还没有想好是再到美国游学一年,还是回深圳,也许会去上海,那里的物流发展的空间更大,但是我知道西湖会告诉我答案的。”

  

  女人成就了杭州

  杭州,一个南宋的城市。谈起了杭州,就不能不谈西湖,就不能不谈杭州的女人。

  大凡江南有水的地方,因了水的氤氲,城市都会带有些许的阴柔,而正是因为城市的阴柔成就了这些城市的女人性格,可是惟有杭州,无论杭州男人们是如何辩解,这个城市的性格确是因为女人而成就。杭州是女性的,杭州属于女性,而一个西湖更是占据了这个城市温柔的全部。

  中国最女性化的城市当然是在江南水乡,其中最典型的似乎又是杭州。

  提起杭州,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女人,西施啦,白娘子啦,苏小小啦,冯小青啦。即便想到男人,这男人也是女人气的“小男人”,比如许仙。“湖山此地曾埋玉”,杭州这“天堂”似乎是由女人,而且是由“名女人”和“好女人”构筑的。

  同样,提起杭州的景物,我们也会联想到女人:平湖秋月是女人的含情脉脉,苏堤春晓是女人的妩媚动人,曲院风荷是女人的风姿绰约,柳浪闻莺是女人的娇声嗲气。“云山已作蛾眉浅,山下碧流清似眼”,这难道不是女人的形象?的确,杭州的花情柳意、山容水貌,无不透出女人味儿。难怪晚明才子袁中郎要说见到西湖,就像曹植在梦中见到洛神了。此外还有越剧,那个曾经只由女人来演的剧种,也不折不扣是女性化的。杭州,从风景到风俗,从风物到人物,都呈现出一种“东方女性美”。

  于是我们明白了,许仙和白娘子的故事为什么只会发生在杭州,而那个会让别的地方的男人觉得丢脸的“小男人”,为什么不会让杭州人反感,反倒津津乐道。的确,杭州是女人的天下,女人的世界。女人在这里干出轰轰烈烈的事业来,原本就天经地义,用不着大惊小怪。相反,谁要是出来挡横,或者出来横挑鼻子竖挑眼,那他就会像法海那样,受到人们普遍的仇恨和诅咒。当然,男人相对“窝囊”一点,也就可以“理解”而无需“同情”。谁让他生在杭州城里呢?再说,有这样好的女人爱着护着,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所以,这样的故事只可能在杭州,在那西施般美丽的西湖上演。不要说把它搬到燕赵平原、秦晋高原、哈萨克草原或闽粤码头根本就不可能,便是放在与杭州齐名的苏州,也不合适。苏州当然也有水,也有桥,然而却没有西湖,也没有那“断桥”。

  苏州是水墨画,杭州才是仕女图。苏州那地方,不大可能有敢爱能爱、为了爱不惜牺牲生命的白素贞,也不大可能有爱憎分明侠气冲天的小青蛇,顶多只会有“私定终身后花园”或“唐伯虎点秋香”。这大概因为虽然同为女性,也有大小不同。“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西湖,苏州山塘。”杭州西湖虽然没有武昌东湖那么大,好歹也要比苏州山塘和园林大气。

  所以苏州的女人有好心肠,杭州的女人却有好身手。一出“水漫金山”,让多少女性扬眉吐气!在一个有男尊女卑传统的国度里,有这样一座尊崇女人的杭州城,是应该拍案叫绝的。难怪鲁迅先生要对雷峰塔的倒掉大喊“活该”了

  

  深圳女人的杭州情结

  我不知道深圳有没有人有像我这样的杭州情结:文学少年的时候,为了那些唐诗宋词我去江南读书,可惜指针偏离杭州2度,去了上海;上大学时听闻偶像金庸在杭州买房,想追随而去,遂打算以身相许某杭州人,可惜那场“柏拉图”式的爱情也随着白衣飘飘的年代消逝而终结;回到这个城市,曾经同窗的杭州女孩子并没有因为那场与港大教师轰轰烈烈的爱情而选择留在深圳,她挥挥手,没带一丝遗憾离开这里,去了大洋彼岸的美国;而那个我看着在深圳长大的杭州小姑娘,今年在同济读完书,也准备去哈佛深造了。

  这个城市里,我身边的杭州女人似乎愈来愈少,据说在深圳的杭州人大概还不到一万,这对700万人口的深圳而言,实在太微不足道。所以尽管像“西湖春天”这样的杭州餐馆还继续扩展在深圳的餐饮市场,但是那些来自杭州的天堂鸟似乎对这个城市却没有太多的眷恋。也许是因为这两座城市实在不同吧。

  罗素曾经说过:中国人喜欢享乐,欧美人喜欢征服。而杭州人肯定称得上是中国人里的中国人。他们生活在富足的江南鱼米之乡,背靠一个风情万种的西湖,这里既非兵家必争之地,也不是几省通衢的交通要道,在杭州人眼里,杭州是世界上最好的城市,一家老小,亲朋好友,每天守着西湖这颗大明珠,春时踏青夏看花,秋寻桂子冬赏雪,一年四季赏心乐事不断。又被前来旅游的人羡慕着,岂不快哉?

  其实不仅是在深圳,在杭州以外的很多地方,甚至北京、上海等其他大城市,碰到杭州人的机会也不太多,杭州人很在乎自己的本土化身份,走过千山万水,不如西子湖畔,既然守着西湖山美水美如此养人的地方,就像黄山归来还有山可看吗?

  而像深圳这样的地方,总让人觉得它的物质性过强,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因为在这块土地上没有物质就不能生存。这样的压迫感,对那些灵秀的杭州女人,显然是不适的。所以生活在深圳的女人,因为生活在这样的城市性格才会表现得现实和随缘。那些从外地来深圳生活的女人,无论她们带着什么样的幻想,来了不久都会随了这里的大流——为自己而活,这一点她们很清醒。也许正是因为深圳女人有这样一种性格,才逼出深圳男人再累也得拼的现实。

  小资这个词本身似乎比较西化,所以一提这个词,上海人一定最先有所警觉,但是如果推究一下这个词的内涵,就会发现杭州女人其实是最小资的。只是杭州女人的小资是中式的,庭院深深的类型,而杭州城的小资风情也总让人想到波澜不惊。

  因为杭州人的小资,才会任由那些数千年的建筑一味任性地在这个城市里春花灿烂。才会任由那些茶叶、丝绸、官窑、中药、剪刀、印学的博物馆和多得不可数的名人旧居在这个城市恣意横生。这个城市本身就给小资们提供了无穷的素养。很多时候,在杭州人眼里,外地人总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在这座城市里,既可以临湖而居,又能傍山而住,被这两种资源熏陶的人能不快乐似神仙吗?

  而在只有20余年历史的深圳,没有任何怀旧的资本——无论是城市还是人。然而,深圳人同样认为没有哪个城市比得上深圳(如果不是这样,他们当初也不会背井离乡),这种自信同样源于外人的羡慕,却少了深圳人自己的享受,所以深圳没有小资,反而多了无数去西藏、上珠峰的“暴走”青年。惟有依靠这种精神,深圳人才能与这座城市与时俱进。

  如此看来这两个城市实在太不同了。

  但无疑,这两个城市又有大为相似的地方——就是这两座城市大气开放的胸怀和宽容的气度。

  很少有城市像深圳这样对所有的人都张开怀抱,这个城市的文化和活力,其实都是由移民创造的。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走进深圳,也有成千上万人走出深圳。这个城市把来自东西南北、四面八方,贵贱贤愚身份不等的人吞进又吐出,留下成功的,送走失败的,当然也送走那些不甘现状的。

  也很少有城市像杭州一样,如此毫无保留地将西湖这么一个自己最隐秘最精彩的东西轻易地展示给人看。在她的繁华和妩媚的后面,世俗以它强有力的包容性,包容了整个杭州,就像西湖经过疏浚连着钱塘江一样,而钱塘江是要奔向大海的。所以与一般江南城市所不同的是,杭州其实是一个性格开朗的城市。钱塘江的波澜壮阔,奔流到海,赋予杭州豪迈和激情,也造就了杭州。

  也许就是由于西湖的这种独特性,造就了杭州美女做事刚强、眼界很高的个性。所以一些杭州女人一旦走出杭州,也就不想回去了,因为她猛地发现山外有山,原来杭州还是一个南宋的城市,生活的古朴和单调还在继续延续。

  不由想起陈娟红,这个1990年从杭州嘉德宝时装队走上T型台的模特转战深圳,到最后一举荣获“世界超级模特”称号的经历,正是那些出走杭州的成功女人的一个典型。而没有停止前进的她随着“概念98”的建立也已经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做模特经纪人方面,更多地做起为别人创造机会的工作……

  


来源:[深圳周刊]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相关链接
  • 清香宜人的昆明美女(12/30 13:47)
  • 活出精彩 白领女性生活观(12/30 12:49)
  • 视线:深圳美女残酷写真(12/30 09:07)
  • 拉开深圳女人的钱袋(12/29 11:01)
  • 上海女人的“功夫”(12/29 10:58)
  • 重庆女人的野蛮与温柔(12/29 10:40)
  • 34岁单身女富商的情感沧桑(12/28 16:48)
  • 上海女性,法国女性和东北大妞(12/26 11:43)
  • 年薪1万、10万、50万的女人有什么不同(12/26 11:41)

  •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搜狐灵通>>
    天气预报
    每日财运
    星座运势
    泡妞宝典
    手机 包月自写5分钱/条

    最新制作 想唱就唱
    夏天的味道 哪一站
    幸福回味 祝你快乐



    精品专题推荐:
    谁说赚钱难告诉你秘诀
    开心玩彩信积分抢红包
    点歌送祝福贴身见明星
    彩信新生活参与赢大奖

    短信订阅
    焦点新闻魅力贴士伊甸指南魔鬼辞典
    Untitled
    炫彩彩信



    精彩WAP
      原唱 一个人的精彩
      放开你的心 酸的甜
      热门 第一次爱的人
      野蛮游戏 回心转意

    短信



    ·影视|SHE欢乐幸运草
    ·饰品|卡通相框4折
    ·时尚|原装剃须刀4折
    ·化妆|美体考究8.5折
    ·化妆|走大S美容路线
    ·音乐|赵薇Double
    ·图书| 美国之音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