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搜索 - BBS - 搜狗 
搜狐首页 >> 女人频道 >> 女子论坛 >> 女人三国
揭秘“网络视频性爱”
2003-12-16 09:49  作者: 四裤全输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这是一次关于性的最新的自助餐宴,虽然它还远未出现在每一台电脑主机前,但在人类本能以及社会多种原因驱促下,滋长速度飞快,专家们把它定义为了“网恋的极端形式”或者“自慰的最新方式”。但是,对于每一个普通人——同时也是性活动的普通实践者——来说,它的出现,是否意味着我们已经找到了性爱的另外一个出口?

  “视频性爱”揭秘

   文/四裤全输(发表于《旅伴》杂志12期)

  “视频性爱”的前世今生

  正像电脑游戏可以让人不必在球场、战场上冲锋陷阵却能享受到运动和格斗的快感一样,网络视频性爱也能够让人不必在床上挥汗如雨却一样带来性高潮。对于初试者来说,它在纯技术层面上的操作甚至比电脑游戏还要简单:你无需去记忆繁琐的功能口令,只需要配备极其普通的软硬件及网络环境

  技术操作很简单

  随着网络视频技术在普通电脑中的应用,大约3年前在中国兴起的“虚拟性爱”(Cybersex)开始抛弃仅仅通过与网友语音、文字交流来完成性活动的方式,转而进人互相窥视对方身体的“视频性爱”时代,它被认为将是未来一段时期里“虚拟性爱”的主流方式。

  10月25日,正在北京某大学上学的陈刚照例在周末去网吧包夜上网,他发现网吧已装修一新,二楼僻出来几个包间,老板告诉他,那里面的电脑都配摄像头和耳麦,以及十多部“毛片”,上网者可以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来场性爱DIY。

  陈刚走了进去,他不想看“毛片”,但视频聊天的诱惑令他难以抵挡,以前他隐约听别人说过 “那很过瘾”,已经有过6年网龄的他心想尝试一下。

  只用了半个小时,陈刚就已经在一家成人网站与一位女网友接上了头。他以抑制不住的兴奋睁大眼睛紧盯着电脑屏幕,那上面出现的是女网友在撩起内衣的镜头。陈刚调整了摄像头的角度,然后用一只手怯生生地升向自己的下体……

  当记者问到怎样才能在自己的电脑上进人视频世界时,陈刚用一个简单的数学公式回答:电脑+网络+摄像头=视频性爱。

  “没错,那的确很过瘾。”他说,然后为记者介绍了视频的原理:双方用摄像头在电脑里生成影像,再通过相应的视频支持软件和网络实现影像传输,对方就可以像看电影一样看到你的一举一动。

  目前,几乎所有的免费聊天软件(如QQ、MSN、 雅虎通等)等开通了语音/视频聊天功能,也就是说,如果你已经拥有一台可以宽带上网的电脑,需要做的就只是加上摄像头和耳麦了。在走访的几家商场里,专业人士向记者介绍:摄像头200元左右的效果已经相当不错了;至于耳麦,最好的也在百元之下。

  “虚拟性爱”的顶级形式

  虽然陈刚认为跟一个人正儿八经地讨论他自己沉迷于“虚拟性爱”中的往事“令人很压抑”,但他还是向记者讲叙了其中的一些情景。他的意思是,如果想要了解视频性爱,我们就需要回过头去看看它的前身——以声音和文字交流完成的“虚拟性爱”。

  大约4年以前,陈刚与一个聊得烂熟的女网友在国内某网站上建立了他们自己的“家”,在虚拟的时空里,他们以“老婆”、“老公”相称,此乐不疲地过起了包括买菜、做饭、打扫卫生、开店挣钱的“夫妻生活”。一开始,彼此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了性的话题,但当俩人决定“要一个小孩”的时候,性爱走进了他们的“家”。

  “不知道为什么,一旦开始聊到了性的话题,我们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我们丢掉了其他的‘生活’,成天‘做爱’,像着了魔一样。”陈刚说。

  印象中的“第一次”是这样开始的:他对着屏幕打字:“亲爱的,我要脱掉你的睡衣……”对方回应:“哦,不要,老公你欺负人,我好害怕!”“我轻一点……”他们以飞快的速度打字,电脑屏幕上不断出现挑逗的字眼,虚拟空间里充满意淫的气息。而在现实中,陈刚把对方想象成自己一直暗恋的英语教师的模样,用一只手完成了“虚拟性爱”的第一次颠峰体验。

  可是,几周后陈刚在电脑上开通了语音聊天时,对方却彻底地从“家”中消失了。答案很简单,当双方的交流只靠文字来完成的时候,网络替人掩盖了他的一切。陈刚开始怀疑,所谓的“老婆”或许只是一个心理变异的男人在网上拿他开心。懊恼不已的陈刚从此只与能语音聊天的网友“做爱”,他至少首先得确定对方是一个女人。但时隔不久,这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形式又让“不爽”的感觉再一次席卷而来。

  “尽管也有几个网友和我交换了电子相片,但你可想而知,这对于我们期望的性爱效果还是有点欲振乏力的味道,我们需要的不是看到一张毫无生气的照片,而是一种能与双方‘做爱’过程同步的真人互动。”陈刚说。

  这种“能与双方‘做爱’过程同步的真人互动”,就是今天视频性爱了。如果把之前仅仅通过与网友语音、文字交流来完成性活动的方式定义为“虚拟性爱”(Cybersex),那么它或许可以称作“新‘虚拟’”(New-Cybersex)。

  显而易见,视频是“虚拟性爱”发展到极致的产物,它的出现并不只带来了一种能够确定对方性别的可靠感,而是把虚拟时空里的性爱效果往前推进一步——因为相比通过简简单单的文字咸湿对话或者发出淫荡的声音来完成的性幻想,视频还让操作者都窥视着对方的身体以及各种反应动作,性的刺激由此更加直观而真实。

  也许我们还可以这样比喻:在这个虚幻与真实交织而成的世界里,它的一半是“火焰”,让你在虚拟时空里燃烧;另一半则是“海水”,让你能够触碰到部分现实从而更完美地营造意淫的空中楼台。现在的陈刚在“视频”的时候,仍然把对方想象成英语老师的模样,他看着屏幕上女网友的身体,在头脑里更加轻而易举地完成了两者的嫁接与重和,他觉得自然而真实,他说:没错,确实很过瘾。

  性爱的另一个出口?

  不同的人可以对此作出不同的回答

  性学专家:清洁的性爱

  “过去认为也许只有为生育目的进行的性才是道德的,而现代社会的性活动已经越来越从生殖转向快乐了。”著名性学专家李银河说。

  北京性健康教育研究会副会长、从事性医学临床研究的马晓年医师则认为:人们一谈论起视频性爱,问题的焦点往往集中在它的“对错”上,其实这是没有必要的。既然它能够让人享受的性爱的高潮,那么就有它的合理性。

  专家们认为,视频性爱的优点集中在它将导致人类的性行为由传宗接代的义务,变成一种生理上的快乐。而且更为安全、可靠,不涉及性暴力、意位怀孕、性病的传播等社会问题,符合现代性学一直在寻找的“清洁的性爱”。

  另一方面,专家们表示,视频性爱还可以作为单身人士性爱的一种补充,为他们提供了安全而经济的途径来满足性欲。同时,分居两地的夫妇也可以用此来增进感情,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因嫖娼或婚外情而造成婚姻的破裂。

  在这一点上,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对于那些暂无性伴侣的成年人群(如民工等)而言,性的发泄渠道肯定为他们所苦恼,但性欲就应该以疏导为主,不然就会产生一系列的个人及社会问题。所以尽管目前对视频性爱的争论还比较多,人们的接受也还要有一个过程,但它的实现其实“就和安全套的发明一样,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但性学专家们也在此发出了他们的忠告:既然视频性爱的起点和终点都是不产生身体的直接接触,那么当你想把它从从网络这个虚拟世界发展到真实世界时,它的安全、可靠等益处就会顿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幻想的破灭和潜在的危险。而避免这些的技巧就是不要只与同一个网友发生视频性爱,不要对任何网友投入感情,而且最好隐藏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身份。

  实践者:性的一种调剂

  每一个有过视频性爱经历的人都会说:很过瘾。但是,如果我们再进一步问道:“它比真实的性爱还要‘过瘾’吗?它是否可以取代真实的性爱?”答案则是没有标准。

  在现实中也有过性爱经历的陈刚首先认为这两者是不可相比或者相互替代的,“感觉不一样”,他说。他认为这就像要去一个地方,可以选择多种交通工具一样,现实中的性爱与网络视频性爱都是为人类的性活动提供不一样的选择:虽然它们最终的目的地都是带来能够愉悦享受的性高潮,而过程的不尽相同也让高潮的体验不尽相同。

  “但是,很奇怪的是,在现实中我从来没有与自己的性伴侣同时达到过高潮,但在视频中,我做到了。”一位如今已在视频性爱中轻车熟路的女士如是说。

  另外一位中年男士则告诉记者,他就把两者分得很清楚,视频性爱一开始很刺激,这是因为它带有浪漫和新奇的色彩,但做多做久了就没有意思,因为它说到底不过是性幻想加上手淫,久而久之会产生心理上的厌倦。

  “当然,如果我每天都是吃‘白米饭’,也不介意偶尔下馆子去吃顿‘饺子’,以便下次再吃‘白米饭’的时候有更好的胃口。”他补充说。

  显而易见,问题的答案远远不能一概而论,它只能因人而异。但可以肯定的是,作为一种新兴的性爱方式,视频性爱对原有性观念的冲击是巨大的。它让我们的性爱活动从表面形式到实际内容都变得五彩缤纷;摆脱了“性就是男女性器官直接进攻与接受”的模式禁锢;它把人们从床上拖起来,让性不再非得是“房中之事”,却大大增加了性的自我和自主特征:无论在什么时间和空间,因为需要,所以做爱。

   同时也无法回避的是:无论我们如何沉迷在它的浪漫与刺激里无可自拔,在实质上,除了与不相干的人在彼此慰籍中意淫一场,我们别无所留;关掉电脑,我们依然要跌坐在现实的尘埃里,依然要食人间烟火,依然要进行性器官之间“真刀实枪”的接触,依然要给予对方含情的唇吻、温暖的抚摩、体液的交换……而这一切,正是视频性爱永不可能达到的。

  是玫瑰花瓣还是泥沼陷阱

  ——聚焦“视频”中法律、道德等问题

  现在的情况是,对于翱翔在视频性爱中的人来说,或许只要不出现断电的情况,就没人来阻止他们继续欲死欲仙

  无关法律

  “上网违法吗?上网不犯法网络视频性爱就应该不违法。”一位“骨灰级”的视频爱好者对记者的问题大为惊鄂,他表示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此类问题。

  北京市公安局外宣处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要求记者详细告诉他“视频性爱到底是什么回事”,因为公安局从未处理过这样的案件。

  听完记者的解释,他表示,如果视频性爱的双方都是成年人并且完全自愿,也没有把两人的图片或者聊天内容在网上公开,那么这种行为仅仅属于个人私生活,构不成违法。但是,如果在具体过程中有胁迫他人、强制他人、侮辱他人的言行,就必然违反了相关的条例。

  北京亚太律师事务所的任律师对记者说,过去人们常常认为接触了色情就是犯罪,其实现在相关的法律条文是“只有传播才构成犯罪”。因此,如果只是因为怕触犯法律而不敢进行私人之间的视频性爱活动,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似乎可以同样说明问题的是,在记者询问的近十家律师事务所中,律师们都表示:目前为止还从未接到有关视频性爱的诉讼请求,他们当中也没有出现相关的研究方向。

  道德争论漫天飞

  然而,对于那些持传统道德观念的人来说,他们发出的声音是:“狼来了。”

  大部分人为这头“狼”安插的罪名是“追逐低级趣味”,但除此远远不够,这里面甚至还包含了某些本身为视频性爱拥护者的困惑:他们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走向“堕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变态”,对于已婚者,他们还不知道拥有一个“视频情人”是否意味着已经失去对伴侣的忠诚。

  在传统观念里,人的性行为是必须和感情捆绑在一起的,假如性仅仅是为了性,假如性脱离了爱,那么就意味着这样的性则是肮脏的、可耻的,已经走向性的堕落。当视频者把自己的身体裸露在一个陌生人的面前,并且还要不时发出淫声荡语,作出各种“不堪入目”的下流动作,道德家们只有惊呼:“怎么可以这样?”于是就连“视频性爱”这个词都在他们眼中变得面目可憎。

  另一部分人则把视频性爱者与“性变态者”划上了等号。他们认为,正常人也许会因为好奇偶尔尝试,但绝不可能发展成一种经常的行为。也许有很多人确实是因为现实中的性生活不理想转而投身视频性爱,但是,他们放弃改变现实的努力而把希望寄托在虚拟空间里,长期下去,其性心理是否还是正常就不得不令人怀疑。一位受访者就以略带激动的口吻说:“上帝创造亚当夏娃,就造就了男女性爱的基本模式,当每个人都像视频者从这种模式中逃避出去,对着一台机器来做爱时,上帝死了。”

  而对于那些已经拥有人生伴侣的人来说,更严重的问题也许还在于:自己在网络上与别的人“做爱”,算不算婚外情?在记者的调查中,很多人都担心自己的妻子或丈夫一旦接触视频性爱,就难以抵挡它的诱惑而沉溺于此,说不定总有一天会红杏出墙或者抛家弃子在外偷腥。

  恐怕这个问题很难用简单的“是”或“否”来回答。如果按照《圣经》里所言,偷看一名女子并对她产生邪念,就等于出轨,那么结了婚的人哪怕只“视频”了一次都算是“罪孽深重”了,因为视频性爱不但实际上意味着邪念越多越好,而且还要你边“邪念”边脱光衣服。但“实用主义者”也会叫嚷:我又没和他(或她)产生实质的接触,关了电脑,这辈子也许八竿子都打不到,看看还不行吗?

  性学专家们给出了他们的建议:视频性爱最忌讳的就是发展到肉体的真实接触,当你对自己的“视频情人”产生这一想法时,克制欲望的一个方法就是设身处地地为你的真实伴侣想想。另一方面,作为视频者的配偶也应该意识到,尽管视频性爱是非现实的,但是这本身就说明他(她)的某些最基本的需求没有在你这里得到满足,你和你的伴侣在性生活上有必要进行一些沟通和调整。

  在今天,至少我们无需再像明代的理学家朱熹一样,一边和自己的小妾疯狂做爱,一边高喊:“万恶淫为首!”或许我们可以从专家们的这个建议里延伸出去,来重新审视有关视频性爱的所有道德争论:只要视频者还没有把虚拟时空的性爱“战火“从网上烧到网下;只要视频者还没有忘记现实生活中的一切,那么不管是不是走向堕落;是不是“性变态”;是不是对伴侣构成欺骗,都已经无关紧要。

  专家们最后说的是,“对”与“错”的区别仅仅在于:你是不是在真正主导它,还是让它主导了你。

  谁为视频狂

  ——“视频一族”身份和心理透析

  白领、夫妻、职业群体、特殊性取向者……

  我们自己高潮。

  这是流传在“视频一族”中一句话。在记者为期半个月的调查中,我们发现,在说这句话的有压力下的单身白领、夫妻间的性弱势者、标榜“性自由”的职业团体;还有同性恋。

  即使在今天,要一个人开诚布公地跟你讲叙他的性爱故事仍是相当有难度的事,所以我们获得的资料很有限。在调查中,我们还发现,尽管视频性爱在青少年中被当作了时尚的最新代名词,但它的主要群体还是有独立经济能力的中年人,并且,参与视频性爱的女性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为保护个人隐私,文中所有人物均采用化名。

  解决性欲望的手段

  对于北京某公司的肖鹏来说,办公室不仅是他疯狂工作的地方,同时也是解决性欲的地方。

  位于中关村的外企公司从事电脑软件的开发,肖鹏是技术统筹部的总管,这个每天都要工作14个小时的男人今年32岁,两年前离婚。

  “工作占去了我大部分的时间,我根本没有精力去想其他的事情。有人说,外企的白领十个有九个忙成了ED,但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头饥饿的狼,身体里充满了欲望,这时候我就在办公室里解决。”

  性欲,他说的不是满足,而是解决,方法就是和网友视频,在办公室里。

  他的办公桌里锁着进口数码摄像机,当公司的人都下班以后,他拿出来,接上电脑,然后去网上寻找目标,几天前,有一个视频女网友要求来见他本人一面,被他拒绝。现在他只有发展下一个。

  “性欲这东西很奇怪,当它汹涌而来的时候,你会觉得它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而一旦过去,它又什么不是了。视频我并不是特别嗜好,只因为它简单方便,有欲望了,我就通过它草草解决,然后回到家倒头便睡,家里只是我休息的地方。”

  以前,肖鹏也曾去过风月场所买笑,但不久便厌倦,加上听说自己的一个朋友因此感染性病,从此只在网络视频里发泄自己的欲望。他的摄像机大部分时间都锁在抽屉里,拿出来的时候也只意味着要例性公事,以便继续接下来的工作与生活。

  失败婚姻的润滑剂

  “最开始接触它的时候,我担心会因此坠入深渊,但后来,恰恰是它让我回到了原来的幸福生活。”家庭主妇王晓英女士对记者说。

  结婚已经8年,儿子在国外念书,丈夫的事业春风得意,在夫妻生活上却越来越令人尴尬。丈夫几乎每天都是很晚回来,留下她一个人守着空空荡荡的房子。很多时候,在深深的孤寂中,那股强大的欲望就会越来越强烈地浮上心头,非常渴望性爱与爱抚。但是,哪怕等到丈夫回来,他的表现都是 “刚上床,面朝墙”。

  生活中的王女士性格内向,不善交际,在夫妻性爱生活中也一直处于被动和服从地位,虽然心吞苦果,但每次总是羞于向丈夫提及,她以为自己要在痛苦的煎敖中过一直过下去,直到视频性爱在生活中出现。

  “是好朋友的介绍我才去做的,但我觉得视频性爱的浪漫,神秘,还有安全,很符合女人对性的要求。”王女士有点不要意思地说。在这里,她发现自己变了一个人,她善于和陌生人聊天,并且比任何时候都大胆地抒发性爱的感受,就连当初较她的朋友也惊呼:你怎么到了网上就这么淫荡?!

  现在,在每个等待丈夫归来的夜晚里,王女士再不是把电视频道换了一遍又一遍。当在视频世界里越来越游刃有余的时候,她并不认为这是对丈夫的背叛。在记者作访谈的时候,她甚至还沉陷在几天前在海外网站与一个法国男人激情视频的兴奋里,她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婚姻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但离婚又不太可能,当我的丈夫整天在外纸醉金迷、夜夜笙歌的时候,他有没有自己的老婆也需要一个男人的温存?我只是在一个永远不会走到现实的世界里,为了婚姻的继续,手握鼠标,自己高潮。”

  实现另一种生活方式

  当电脑打开,摄像头对准身体,金格的身边总会有三件物品:一瓶红酒,一包香烟和一台CD播放机。他说:“当你选择视频性爱,其实是在选择一种与以往不同的生活方式。“

  担任北京某出版社编辑的金格在圈内被人称作“鬼眼金“,因为只要是他看中的书稿,出版之后十有八九是畅销书。大约四年前,他接触了网络,并很快沉迷其中,无可自拔。最后,几乎就要与他走进结婚殿堂的女友丢下他跑了。

  后来,金格开始活跃在网络各聊天室里,以声音和文字与为数不多的“知音“网友虚拟做爱,但他总感觉效果不甚理想。有一次参加电视电话会议的时候,他突发奇想:为什么就没有人把这种技术运用到网络聊天里来呢?

  电脑制造者和软件开发师们并没有让他等多久,连接摄像头的视频接口和相应支持软件随即粉墨登场。金格理所当然成为了国内被视频性爱风暴席卷第一批人,他最新的视频“武器“是一台可以移动上网的笔记本电脑,摄像头内置,因为现在的他已经是某网站一个视频“房间“的房主,成员们可能会在任何时间希望和他“接头“。

  在这个秘密而封闭的“房间“里,人员已经固定,包括他的出版界同行、文学青年、诗人、美女作家、电视台编剧……总之,都是与文学有关的人。“房间章程“规定:男女自由派对,但任何人都不得现实场合暴露彼此在网上的身份。

  “房间“里,有一句口号是:让我们从现在开始,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吧!当一切开始,金格总要抽上几支烟,喝上一杯酒,然后渐渐地与自己的视频对象一起走入虚空中颠峰世界。他说,在这个时候,我宁愿去忘记现实中的一切。

  特殊性取向者的特殊发泄

  “我们当中的每一个人都应该庆幸视频性爱的到来,它是个好东西。”在某网站的一个同性恋论坛上,网名为“同志同心”的人写道。

  在文章中,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解释了“钟情”视频的缘由;“几年来,和你们当中的大部分人一样,我一直活在活在压抑中,不能公开自己的性取向、不敢和周围的人谈论对性的真实看法和观点,生怕受到嘲笑和尴尬。同时,我也尝试去酒吧里寻找我的情人,但总是无功而返。怎么办?我选择了藏身网络,在这里,我可以无拘无束地把自己的热望火辣辣地宣泄和表达,而其他人也可以和我一样。当我遇到一个知己,无论我们相隔有多远,视频都帮助我们撤消空间的距离,体验到性爱的美妙高潮。

  “另外,视频的安全对于我们显得更为重要,国外有一项调查说,男同性恋者染上爱滋病的比例高达8%。这是上帝对我们的不公,但如果现实已经我从改变,就让我们把身体从现实中分开,在视频里结合——为的是让我们的天空更加蔚蓝,和让我们的心依然靠在一起。”

  这样的文字在我们这些自誉“正常”的人看来也许只有沉默,但我们想过没有,就像很多的女性一样,同性恋群体也是在现实世界的性秩序中处于被压抑和排挤的位置,当他们只有藏匿虚拟中寻找真实的渴望,这是不是反照出现实性秩序的某种缺陷?

  调查中,令记者更加难以忘怀的是唯一一对夫妇两人都视频的事例:妻子最开始很抵制丈夫视频,但后来逐渐接受了,并且自己也投身其中。现在的情况是:当丈夫在外出差和在公司加班的时候,妻子在家中为他准备了一套可口的“视频套餐:周末的晚上,他们在家中各自的房间里,和自己的网友视频,然后共同走向卧室,在激情中拥有彼此的身体,他们觉得每一天都是那么温情而快乐。他们对记者说:“重要的不是你属不属于‘视频一族’中的一员,而是你有没有真正看清它、理解它、接受它,有没有让它为你的生活添加阳光,而不是带来噩梦。”

  链接:

  平均一年中性行为的次数

  美国:124

  中国大陆:72

  中国台湾:65

  中国香港:63

  日本: 36

  平均一生中性伴侣的个数:

  美国:14.3

  法国:13.2

  澳大利亚: 11

  印度: 3

  中国台湾:3.3

  中国大陆:2.1

  第一次性行为的平均年龄:

  美国:14

  中国大陆:20

  


来源:[《旅伴》杂志]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相关连接
  • 视线:谁给了女生滥交的想象力(12/17 09:20)
  • 婚姻AA制(12/16 10:04)
  • 印度女人当家 五位女性控制国家心脏地带(12/15 15:49)
  • “男主外,女主内”之变(12/15 15:30)
  • 她为什么甘当“二奶”(12/15 10:40)
  • 警惕!网络游戏正在教孩子杀人(12/15 10:26)
  • 是谁制造了“美男作家”?(12/15 10:16)
  • 大学生一年要“烧”多少钱?(12/15 09:57)
  • 女人“私处”美容 悄然兴起(12/15 09:44)

  • 请发表您的看法
    用户: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留言: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Untitled
    炫彩彩信



    精彩WAP
      原唱 一个人的精彩
      放开你的心 酸的甜
      热门 第一次爱的人
      野蛮游戏 回心转意

    短信



    ·影视|SHE欢乐幸运草
    ·饰品|卡通相框4折
    ·时尚|原装剃须刀4折
    ·化妆|美体考究8.5折
    ·化妆|走大S美容路线
    ·音乐|赵薇Double
    ·图书| 美国之音合集